新疆新闻在线网> 新闻中心->新疆新闻->地州->和田地区

【明天更美好】亚库普的生活充满希望

2019-11-28 09:53  来源:新疆日报

□本报记者/郑卓 隋云雁

8月30日一大早,和往常一样,26岁的和田市民亚库普精神饱满地来到食品厂上班。亚库普十分珍惜这份失而复得的工作,空闲时,他喜欢在飘着制糖香气的院子里跳上一段舞。

认识亚库普的人对他的变化感到欣慰。曾经的亚库普是个沉闷压抑的人,丝毫没有年轻人的热情。坐在工厂院子的葡萄架下,亚库普向记者讲述了他是如何在职业技能教育培训中心的帮助下,从宗教极端思想毒害的深渊里走出来的。

■没有欢笑的过去

亚库普依稀记得,他被家中长辈带进非法讲经场所的时候,只有8岁。

当时的亚库普并不懂周围的大人们在讲什么,只知道曾经再平常不过的事情成了“禁忌”。“不能唱歌、不能跳舞,高兴了不能笑,难过了不能哭……”那时的亚库普并不知道,宗教极端思想正在侵蚀着他的纯真童年。

每当亚库普和周围的汉族小朋友们一起玩时,就有一些大人把他拉走,亚库普不明就里,只能听大人的话。“家族里个别长辈还不让在‘非清真’超市买东西,连一颗糖都不许我吃。”亚库普说,父母并不清楚其中缘由,只觉得亚库普越来越“不合群”。

随着年龄增长,亚库普也想和其他人交朋友,但是过去的“习惯”令他难以与人交往。“他们叫我出去唱歌,去歌舞厅跳舞,我都摇头拒绝。”亚库普从小被灌输了“唱歌跳舞将来要下地狱”的思想,这让他失去了欢乐。

初中毕业后,亚库普在一家工厂找到了工作。工友们觉得这个腼腆的男孩总躲着人,大家出去聚餐他也不参加。亚库普负责送货,但只要接货方是汉族人,他都借故走开,不与他们接触。

“其实那些大叔大婶对我很热情,但我就是害怕,担心与他们有交流不好。”亚库普说,渐渐地他也觉得生活总是不对劲。

父母看到儿子的状况后很担心。最终在家人的劝说下,亚库普走进了和田市职业技能教育培训中心。

■敞开心扉的历程

进入培训中心后,亚库普发现宽敞明亮的教室和丰富多彩的活动,与他之前的封闭生活截然不同。在这样开放包容的氛围里,他很快敞开了心扉。

“我主动找老师们谈心,和同学们交流学习心得。”亚库普说,在培训中心,他学习了国家通用语言文字和法律知识,也从书本中学到了很多,看到了更广阔的世界。“通过学习,我有了明辨是非的能力,知道过去在宗教极端思想的毒害下,失去了太多。”亚库普决心痛改前非。

培训中心有一个舞蹈排练厅,平时很多人都会来这里参加排练,亚库普被学员们欢快的舞蹈所吸引。“我找到老师,希望能参加舞蹈团,我想跳舞。”亚库普的愿望很快实现了。本身对舞蹈有热情,再加上刻苦训练,亚库普的舞越跳越好,还参加了舞蹈表演。

“我在舞台上尽情跳舞的时候,台下有热烈的掌声和欢呼声。”亚库普说,那种来自心底的幸福感和满足感无法想象。

在培训中心的日子过得很快,结业后,亚库普带着自信走上工作岗位。

■充满希望的生活

在社区的推荐下,亚库普回到曾经工作的食品厂。走进工厂大门时,亚库普看到企业宣传栏的公司集体照里,还有他的照片。亚库普看着照片,知道现在的他已与过去截然不同,新生活已经开启。

亚库普所在的食品厂是当地一家专门生产食用糖的企业,他的工作是将方糖、红糖等产品派送到周边订货的超市和餐厅。每天早上,亚库普先把送货车擦洗干净,然后再看看是否需要加油,等一切打理妥当后,他就坐在办公室里等待派单。每天奔波的生活令亚库普觉得很充实,送货途中,这个曾经腼腆的小伙子会打开话匣,与周围人聊天,开开玩笑。

“昨天晚上,有一家歌舞厅突然要送货。亚库普接到电话后,二话不说就从家里出来,拉上货物就往歌舞厅赶,等回到家时已经凌晨1点了。”工厂负责人阿不都·黑力力对这个重新回到工厂的小伙子印象深刻。“以前叫他吃饭他不去,过节时喊他跳舞也不参加,现在可不一样了,不仅工作有干劲,还主动组织大家出去聚餐。”阿不都说,聚会时看过亚库普跳舞,大家都惊讶原来他舞跳得这么好。

对于儿子的改变,母亲麦丽开·买买提明看在眼里乐在心头。“现在儿子不仅主动帮忙做家务,还会说笑话逗我开心。”麦丽开说,前几天亚库普的大姐过生日,他拉着姐姐边跳边唱,家里热闹极了。

“我要继续学好国家通用语言,和所有人交朋友,把‘甜蜜’送给大家。”亚库普说,新生活还需要加倍努力和奋斗。

〖2019.11.28-09:53〗 责任编辑:王素萍


友情链接